dressup games cooking games fashion games
首页 >> 建言献策 >> 正文
建言献策 打印

对我校“‘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的几点建议

2017年09月04日 16:54  点击:[]

2010-11-11

对我校“‘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的几点建议


黄 天 泽





一、将我校《发展规划纲要》之期限延伸至2020


我认为《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跨度长达10年是基于“面向未来”的要求,这样考虑富有远见也较符合国情,比邻南昌大学则是在《十二五发展规划》之外,又制定了一个《南昌大学至2020年的中短期发展规划》,五年仅稍长于培养一届本科生的学习年限,似嫌过短,稍纵即逝,“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从事科研还需耐着性子坐十年冷板凳,何况教育改革和发展这么一件大事!任何一项改革措施都需假以时日,否则欲速不达,结局尚不明确,即已到点,谁也说不明白,结果不得不草草收兵,不了了之,只有作较长远谋划,才有回旋余地,才有可能水到渠成、落到实处。





二、充分利用我校的绝对优势,开创“育人为本”,坚持“德育为先”之先河


我校具有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其最宝贵的资源在于传承千载弦歌不辍的岳麓书院的优良传统和厚重的湖湘文化,以制定发展规划为契机,我们必须继续努力弘扬光大,为培育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出更大贡献。


据传在我国著名的四大书院中,以岳麓书院保存得最为完善,改革开放以后,我校坚持不懈地进行恢复与重建,功不可没,这一块积淀了千年文化和文物的圣地,孕育了大批经国治世、满腹经纶的奇才(如魏源、曾国藩、郭嵩焘……等),御书楼馆藏丰富(其中有《三坟》、《五典》、整套《四库全书》和诸子百家丛书等),此外还有大量碑帖、书法、盈联等珍贵文物以及与大自然和谐协调的园林建筑,堪称一大文化宝库。


为此,建议环绕此独特条件打造几门德育精品课程,酌情以必修或选修课列入文理各科的教育计划,由人文学院教师主讲(研究生以助教身份参加),地点就分散在书院各处,授课方式即为现场研讨式,这种现场教学便于理论密切联系实践,印象更深刻而且效果会更好,通过现场的师生对话互动,有助于教学相长,研究生亦可藉此教学实践,进一步提高学习能力、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正如马克思所说的“教育者同时是被教育者”。


在庄严肃穆的讲堂、气宇轩昂的大成殿、典雅古朴的御书楼、九曲回廊的碑林、曲径通幽的庭院乃至因地制宜、浑然一体的园林等现场,处处都给人以只能意会的心驰神往,在此情境下来传授具体生动的鲜活知识而非说教,其效果就会像注射葡萄糖点滴那样融化到血液中去,潜移默化、刻骨铭心、一辈子受用。譬如,在提倡“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魏源画像及其《海国图志》前宣讲魏源的生平事迹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在湖湘文化的典型代表曾国藩的画像和《曾国藩家书》等著作前讲授其治学、济世、勤俭持家(曾氏后裔代代人才辈出,在我国普遍“富不过三代”的现象中是极为罕见的)等言行,对年青一代进行如何学会做人做事,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比任何说教都管用。这样方能培养出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三、在专业课程中,创造条件逐步改注入式为研讨式(Seminar)教学,这已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唯一的行之有效的教学模式


翻开《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第16页倒数第1行,喜见“推行专业课程研讨式教学”。由于1965年前后在原吉林工大承担过函授的教学任务,面授时与每次人数不多的函授生有过面对面的接触,尔后的几十年中又多次应邀开设讲座,在这些教学活动中,尝到过师生互动对话所带来的教学相长的甜头,而这些都是在正式的教学计划中受限而无法实现的,因此,近几年来曾多次建议开展研讨式教学,这次居然有了着落,然而,从第12-13页的核算中竟然发现到2015年,全日制标准学生数=本科生20000+硕研10000×1.5+博研2000×2=39000人,而专任教师仅2200人左右,因此,生师比竟然高达17.72:1(第13页第2行的“生师比达到16:1似有误),即使不计入硕研(1.5)和博研(2)的加权系数,生师比也会达到14.5:1。显然,前述比值都是过高的,据悉,国外大学的生师比普遍都在10以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生师比目前仅为7:1,因此,要想在如此高的生师比的情况下推行研讨式教学,其难度是非常之大的,结果将会是“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开展研讨式教学,实现课堂上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互动,是培养创新人才的关键措施,它可使得学生不再囿于师尊和权威,他们在不断质疑教师的观点中逐步形成自己的看法和创新的苗头,教师也易于从中发现不足之处,从而改变或完善原来的观点,这样才会出现教学相长的可喜现象,因此,必须让全体教师从思想高度和科学发展观的眼光来看待此问题,希望学生超 老师,正确认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是教育上的最大成功。1955年钱学森回国前夕向恩师冯·卡门(Theodore von karman1881~1963,美籍匈牙利力学家,近代力学奠基人之一)道别时,冯·卡门的一句肺腑之言:“钱,你现在学术上已经超过了我,我为你感到骄傲”。2010年北大学生科学年会开幕式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中科院院士 徐光宪 教授曾语重心长地提到:“我这一生最大的成就是在我所在的几个不同领域中培养的接班人,他们的一些学术成就都超过了我,我觉得一代肯定比一代好”。这就很足以说明问题了。


必须指出,研究生不同于本科生,他们既是学生同时也是教师,既要学习又要学会如何“创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不能把研究生看成是教学上的负担,甚至乘上加权系数,而应该将他们看作有助于教学工作的动力。因此,该计算式应予适当修正。


为此,建议:


1.大力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此举实际上是“远水难救近火”)以及较大幅度地缩小办学规模(可能又不现实)双管齐下,但二者都较难实现。常言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此处不妨补上一句:“校不在大,育人(一流人才)就行。”


近十多年来,国内各高校互相攀比,纷纷戴帽加冕,贪大求全,企图藉以跻身一流,结果弄得尾大不掉、负债累累,我校应引为殷鉴,勿蹈覆辙。应恪守扬长避短、求强抑大的原则,实事求是地一步一个脚印迈进。


反思60多年前的西南联大所创造的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迹:“全校不到1000人,创办七八年却培养出了118名中科院院士,蜚声国际学术界的大家不乏其人。办学的硬条件最差,培养人才的业绩却最好,世界上有哪一所名校能望其项背呢?”(见 2010 2 23 《科学时报》范良藻文“中国如何缔造一流大学,培养一流人才”)。此外,MIT和加州伯克利分校等规模较小的世界著名高校向“强”校进军的经验以及芝加哥大学从建校伊始就确定小规模、精英化的办学战略等均深值借鉴。


英谚说得好:“Small is beautiful”(小才是真正美好的),说得多么有哲理。


2.充分调动研究生的积极性,鼓励他们来承担助教工作,这样做不失为解决生师比过高的矛盾,要让研究生们认识到这非但不是额外负担,反而是有助于他们更健康成长的有效途径,通过这种锻炼,可以提高思辨能力,激发创新思维,大大有利于今后的科研工作。





四、为实施“理学学科振兴计划”叫好,重在如何落实


我特别看好P.18第三十条:实施“理学学科振兴计划”。改革开放初期,湖大机械系汽车专业毕业生报考清华大学和原吉林工大等校的研究生的成绩均名列前茅,这是1980年代初我在原吉林工大时感受最深的,后来又有几位清华汽 车系的 教授向我提到过:“湖大汽车实验室的设备条件较简陋,但培养出来的学生质量却是上乘的。”我想这完全得益于基础课学得比较扎实。据我所知,当时在国内各理工科大学中,湖大基础课师资力量比较雄厚,这是我校的强项,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因此,在制定规划时,一定要想方设法落实对数、理、化、力学等学科建设的大力扶持,以进一步扬己之长,为培养创新人才再立新功。





五、引进国外教材,知己知彼,择善而从,为我所用


建国伊始全面学苏,得悉苏联教材的特点是:大都从本学科苏联的祖师爷讲起,按部就班不厌其详,阐释问题天衣无缝,给人印象似乎一切已成定论,毋庸置疑,而对本门学科的发展前景及其所面临的新问题却甚少涉及,没有给学生留下想象的空间,导致思想僵化,创新思维何从谈起,而尔后我国的自编教材也深受其影响,萧规曹随、亦步亦趋,这样当然无法培养出创新人才。


转过来看看欧美教材,却别具一格,西方大学的名牌教材都是由教学经验丰富,科研水科很高的资深教授们编写的,一代一代不断补充修订再版,倾注了他们毕生的心血,将长期取得的科研成果和实践经验提炼到教材之中,因此,其中不乏经典著作,由于严格遵循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原则,在结论中都留有余地和发展的空间,所以才能不断补充更新与日俱进。我上大二时念过的《Elements of Mechanism》(机械原理),就是由MIT的资深教授Peter Schwamb领衔和另两位荣誉退休教授合作撰写的,该书于1885年初版问世,迄1938年已经6次再版7次印刷,足见其风靡之势。该教材图文并茂、简明扼要,尽管年代久远,但作为基础理论,却仍不失为一本“画龙点晴、一语中的”的优秀教材,现在重温此书仍感到有新意。


又如美国当代世界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E.Stiglitz所著的《Economics》(经济学)一书,在其第一章“汽车与经济学”中就明确指出:“对经济学家来说,一辆汽车几乎可用来解释经济学的全部内容,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个众所周知的问题,我们可以学习到经济学的思考方式。”此一深邃含蓄之言,给予读者以极大的想象空间。


为此,建议及早从国外名校引进“洋”教材,经过消化吸收,再结合具体国情为我所用,虚心学习他们是如何在关键问题上交待事物的来龙云脉(亦即:始——问题的提出;中——用什么办法来解决的;终——还遗留下什么问题,这可是另一新过程的开始),以引人入胜,使人浮想联翩,也可说是“创新”的苗头。


由上所述可见,这项改革的工作量是很大的,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不妨组织教学小梯队,通过集体协作来完成此项艰巨任务,为了培养创新人才,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六、“改革本科生培养管理体制”极为重要


《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第二十四条提到“扩大学生对修读专业的选择权,为学生成长和个性化发展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与多样化的选择”,这样做为通才教育迈开了一大步,但想法虽好,执行不易,因为长期以来,我国学生(包括大、中、小)都受父母之命、老师之言的教导,形成奉旨学习的风气,失去了自我和个性,积重难返,说得难听一点,无形中就是一种奴化教育,根本就不存在“创新”意识, 范良藻 先生在《中国如何缔造一流大学,培养一流科技人才》一文中说得好:“多年来,国家最高科技获奖得者的平均年龄多在70岁以上,成果的获得多属昔日辉煌。中国本土果真没有杰出发明创造人才吗?我们的中青年科学家竟然没有一个能登上国家最高科技奖的领奖台吗?我们真的应该深思。”因此,学校当局还应营造一个鼓励学生自由选择专业的氛围,尽量调动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性,提高与培养他们的学习兴趣和好奇心。要知道,美国人信守的准则是:“If no fun, why do it?”(没有新奇乐趣,为啥干它?)这充分反映出他们的好奇心。他们从小都自觉地在学习中找到快乐,否则他就会换另一个自由喜爱的问题去钻研。正如英国经济学家、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F.A.Hayek, 1899-1992)所说的:“人类因为好奇心和需要而从事科学研究,就二者来说,前者所具有的丰富性和创造力始终是后者所无法比拟的。”





七、另辟蹊径,克服同质化倾向,形成我校独特的办学理念和风格,让“千年学府”走向世界,以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


2009 3 23 《中国新闻网》报道:“美国欲‘克隆’岳麓书院”,文中提到“岳麓书院大成门楹联‘道若江河随地可成洙泗,圣如日月普天皆有春秋’,讲的就是‘天下之大,哪里都可以成为弘扬文化的场所,因此,在美国的中国城仿建一所岳麓书院有何不可。’”然而物质文明易仿,精神文明难求。


2010 9 9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美国前总统卡特专程来我校访问,曾在参观岳麓书院感受厚重的湖湘文化之后,欣然题词曰“希望大家都能学习孔子的智慧”。


由此可见,岳麓书院已开始走出国门,我校应抓紧时机、借此东风,大踏步冲向世界。为此,建议外语学院组织多语种教师,先从英语开始,翻译岳麓书院沿革以及有关湖湘文化传统的资料,以促进和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


与我校情况相似的MIT是从理工大学顺利完成凤凰涅槃转型为世界一流综合大学的典型,其成功的范例之一值得借鉴,从2000年开始,MIT与英国创桥大学携手联姻,每年互送约30名品学兼优的大三生到对方进行为期一年的学术交流,以便MIT的学生接受欧洲历史悠久的人文精神的熏陶,使剑桥学生学习MIT的世界顶尖科技。几年下来即卓见成效,200611月两校合作的研究团队就揭示出一项名为“静音喷射机倡议”(Suggestion of silent jet Airplane)的计划,它将彻底改造客机的概念设计,使未来客机不仅能更节省燃料而且极大地降低噪音,使机场外听起来只相当于家电洗衣机之类的响声,得以解决机场附近居民深受飞机起落噪声之苦,据预计该项目可能于2030年在航空界推广。


据悉,美国密歇根大学与北大成立了密歇根大学——北京大学联合研究院,密大的学生可以利用暑期到北大学习。密大还与上海交大保持长期合作关系,主要研究领域为替代能源和生物医学,此两领域都是在解决21世纪人类面临的问题,该校认为我国在某些方面的研究处于领先地位。该校每两年举行一次密歇根——中国高校领导论坛,我校不妨积极争取参加,这也不失为一次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途径。从2005年迄今,密大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增长了85%(大陆学生现已达1168人,此外还有来自香港的128人,成为全球之冠),学生的多样性本身就是大学宝贵的资源,不同文化的学生可以互相交流学习和增进国际视野和体验,这是当今形势下培养高素质人才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详见 2010 8 10 《中国教育报》高靓“密歇根大学:规模与质量兼顾的秘诀”一文)。如能充分利用千年学府的绝对优势,在坚持“德育为先”方面做出与众不同的成绩,总结经验向外推广,相信我校一定能早日大踏步登上国际舞台。





八、探索高校与行业企业密切合作共建的模式,形成协调合作培养人才的有效机制


建议在大学四年的教学计划中安排至少一年时间到有关的企业中去,学生以打工者的身份(仅要求该单位尽量提供方便,学生以义工形式出现,可不计报酬)去参加劳动,一方面学生可以在使用中学习本领,锻炼工作能力,另一方面,厂方得以节省劳动力,并从这些具有一定理论知识的新生力量的合理化建议中实现技术革新而得益,这种“双赢”的做法,肯定能受到用人单位的欢迎,同时也为尔后学生的就业创造了有条利件。





九、从细处着眼,创造条件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促进跨学科,跨领域的科学研究和教学


我校无围墙、四通八达堪称全方位开放的大学,但遗憾的是各院系之间的联系尚不够紧密却非畅通无阻的,这是因为长期以来专业之划分,各学科自立门户、自成一套体系所致,同行相聚,行话连篇,隔行如隔山,外行不容置喙,只能看热闹。事实上并不尽然,正如季老所云“一个门外汉反而能看出点门道,因为他所入不深、也无所蔽,没有真正专家门的条条框框,没有那一些‘枷锁’,干起来反而更能轻松如意。”(季羡林:“门外中外文论絮语”,《新华文摘》1997年第2期)


当今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很多门类已经成为跨学科甚至跨领域的交叉学科,即便爱因斯坦重生,也会“当惊世界殊”,例如,二十世纪末叶兴起的“混沌理论”(Chaos Theory)是该世纪继相对论、量子力学之后物理学的第三次大革命,它几乎无处不在,涵盖了自然科学、工程技术以及社会科学等各个领域,决不可与《幼学琼林》中之“混沌初开”混为一谈,而掉以轻心。


控制论(Cybernetics)的创始人(N.Wiener),原来是研究数学的,他从1930年代起就积极参加每月一次的科学讨论会,与会的有医学家、神经生理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和工程师等,会议气氛活跃自由,富于创造性,而对待学术问题却十分严肃,对于在会上提出的每篇论文(当然也要求作者对论文作出通俗而深入浅出的阐释),都从各个不同角度进行认真评议,外行提出 的意见对作者往往具有启发意义,这种经常性的活动,对于科学技术的进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有鉴及此,建议先在整个校园内营造一个充满活力而又生动活泼的学术研究氛围,鼓励并为全校广大师生员工提供互相交流和思想碰撞的平台与机会,具体作法可考虑在岳麓书院、教工活动中心、图书馆或有关院系等处设置类似文化沙龙(Saloon)的场所,无论科研课题论证、科研学术报告以及教学改革等各个方面的学术活动,均可广而告之(要求以通俗科普形式表达科研和教学意图),欢迎全校师生员工踊跃参加热议,预计可以收到集思广益和促进团结协作精神的效果。正如老子《道德经》第六十三章所云“天下之难作于易,天下之大作于细”。从细微之处见精神,也就是说,在传统的同行济济一堂高谈阔论的滚滚洪流中,也应敞开门户,容许外行的涓涓细流来增添新鲜血液,才有可能使当局者清、识别庐山真面目,也才可望在跨学科和跨领域的交叉融合中发现新苗头。


值得一提的是,囿于目前的学术水平,一般多认为跨学科已属不易,跨领域更是难上加难。在此拟推介一位研究复杂性科学(跨学科、跨领域)的北大长江学者、湍流与复杂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佘振 教授(兼任中国奥委会特聘科技专家)。众所周知,湍流(Turbulence)是物理学22个著名难题之一,又是著名的基础科学“世纪难题”,它也是一种复杂的“混沌”现象。它出现在众多的学科领域,诸如空气动力学、气象、海洋、宇宙演化、运动生理学、医学和生命科学乃至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如金融、国际关系、哲学等),正如佘教授所云:“未来的复杂性科学将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融合,而它的诞生需要从这两大科学体系的特点上找到结合点,即以自然科学的方法为基础,以社会科学的对象为目标,以社会实践的效果为依据,集哲学家、科学家和政治家之大成,才能走上健康发展的大道。”(详见 2010 6 7 《科学时报》B3版蔡巧玉“系统研究复杂显‘大成智慧’,科技哲学交融耀盛世中华”一文)。


最后还想提一个补充建议:学生宿舍是否可考虑不按院系专业安排而改为混合杂居,这样同班同学不一定是室友,在生活空间上给学生创造学科交叉的条件,大家各有所长,遇到难题,往往各不同专业的同学一碰撞,眼界开阔了,随之创新思维的火花也爆发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上一篇:关于设立“终身教授”职位和... 下一篇:我为学校“十二五”发展规划...

湖南大学版权所有©1996,2000,2002湖南大学校园网络信息中心制作发布
通讯地址:湖南长沙岳麓山  邮编:410082 Email:xiaoban@hnu.cn